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公司消息 >

包钢股份打响2元“守卫战” 上市18年高管首提增持

时间:2018-05-25 09:33来源:财经新闻 作者:财经在线 点击:

本报记者 董鹏 成都报道

本报记者 董鹏 成都报道

  导读

  面对未来可能沦为“仙股”的危险,包钢股份(600010,股吧)也并非无动于衷。5月23日晚间,公司便罕见地抛出了一份增持计划,增持对象涵盖了在任的20名董监高人员,董事长李德刚、总经理李晓,以及邹彦春等4名副总经理在内的主要经营班子全部在列。

  2.01元,包钢股份(600010.SH)5月24日收盘价定格于此。5月以来,公司股价已经在2元价位徘徊数日,月初更是一度跌破这个关口。

  从2017年8月初见顶后,包钢股份便开始连续下挫,虽然期间累计跌幅不过1元左右,但是对于本就股价不高、波动有限的公司而言,股价已经跌去三成。至24日收盘,位居沪深两市十大低价股的第7位。

  或许是看到公司股价的低迷表现。23日晚间,公司抛出了一份高管增持计划,包括董事长李德刚、总经理李晓在内的20名董监高将各自增持10万至20万元不等。金额不多,却是上市以来公司高层首次增持,其历年年报显示董监高人员均无持股。

  “管理层在这个位置上增持值得关注,毕竟他们是对公司经营情况最了解的群体。”西藏琳琅投资总经理王琳24日评价称,相当于将公司经营情况与高管个人利益直接绑定,这也有助于企业经营效率的提升。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包钢股份主营产品为板材,但是在2017年板材吨钢利润要低于螺纹钢300余元,这使得公司利润率在行业内处于较低水平。

  为此,今年内蒙古国资委制定了包钢集团提质增效、全面转型发展的战略,以销售来引导产品升级换代。加上预计达到20亿元利润的稀土业务,包钢股份年内盈利能力或将进一步提升。

  456亿股本的桎梏

  “股价反应未来三到六个月的预期,资本市场对实体经济、行业环境的改变要更为迅速。”王琳表示。

  包钢股份的走势,甚至是整个钢铁板块的走势便印证了上述判断。如果从盈利能力上看,钢铁行业2017年呈现逐季度抬升的趋势,并于四季度达到顶点,而多数钢铁股于去年8月份见顶。

  Wind数据显示,2017年8月至今,仅有华菱钢铁(000932,股吧)(000932.SZ)等9只个股上涨,其余23只钢铁股全部下跌。包钢股份便是其中一个,期间跌幅达到28.47%,并始终未现止跌迹象。

  需要指出的是,包钢股份的连续下挫掺杂了多个因素。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目前沪深两市股价绝对值排名靠后的个股,云集了大量的钢铁、机械和煤炭等传统行业标的。

  虽然2017年这部分行业利润、股价携手上行,但是本身不过是一次估值修复,仅就行业本身,很难获得获得较高的估值水平,如近期景气度骤升的造纸股华泰股份(600308,股吧)(600308.SH)PE就在10倍左右徘徊不前。

  更为重要的因素来自于包钢股份自身。经过数次增发、转股,公司总股本从2009年的64.23亿股,增加到了如今的455.85亿股。

  股本暴增的直接影响便是,所对应的每股收益被大幅摊薄。即使2017年公司净利润超过20亿元,其每股收益也不过0.045元,这是包钢股份在二级市场上很难突破的桎梏。

  此外,与同行业相比,包钢股份盈利能力并不占优势。

  据光大证券(601788,股吧)钢铁王招华团队测算,2017年上市钢企平均吨钢净利润为274元,而包钢股份则为133元,而民营钢企净利润动辄400元以上。同为钢铁行业,差距为何如此明显?这与包钢股份的产品结构不无关系。

  数据显示,2017年包钢股份营收537亿元,其中板材单项收入便达到274亿元,同时板材毛利率也要低于型材、管材和线棒材等产品。

  “受取缔地条钢影响,2017年利润率最高的就是螺纹钢,一定程度上也拉高了钢铁行业的整体利润率。相比之下,部分板材企业去年二季度还曾经一度陷入亏损。”兰格钢铁研究中心主任王国清24日表示。

  据她介绍,根据成本、市场均价测算显示,2017年三级螺纹钢毛利润为852元/吨,而热轧卷板的毛利润为524元/吨。

  于是,盈利能力不够突出、股本又巨大无比的包钢股份,如今开启了2元关口上的保卫战。

  护盘“组合拳”

  面对未来可能沦为“仙股”的危险,包钢股份也并非无动于衷。

  5月23日晚间,公司便罕见地抛出了一份增持计划,增持对象涵盖了在任的20名董监高人员,董事长李德刚、总经理李晓,以及邹彦春等4名副总经理在内的主要经营班子全部在列。

  虽然单人最高增持金额不过20万元,但是回查包钢股份历年年报可以发现,董监高人员始终没有持股,此次也是公司管理层首次增持。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还注意到,今年包钢股份管理层进行了大范围的人事调整。

  其中,公司原董事长魏栓师、副董事长孙国龙便于今年1月双双辞职,并由上市公司原总经理李德刚接任董事长一职,同时提拔公司原副总经理李晓为上市公司总经理。

  而从李德刚、李晓履历来看,均出身于轨梁、无缝钢管厂两个包钢集团的“王牌”部门,李晓更是曾任无缝钢管厂厂长等职务。

  包钢股份此时“换将”,随后又推出高管增持计划,或许也在为公司转型做准备。反观钢铁行业,虽然目前有所回落,但无法否认的是产品均价仍然要高于上年同期。

  “今年前3个月,汽车产量还是处于下滑状态,但是从4月份开始由负转正,出现好转的态势。同时,下游机械行业年内需求预计也会比较平稳,只是PPP项目的清理可能一定程度抑制轨梁的需求。”王国清指出。

  据她介绍,今年钢铁业供需形势无法同2017年相比,但是与建材不同的是,板材非季节性需求特点明显,只要行业大环境不出现大幅改变,预计年内板材价格会保持相对稳定。

  稀土矿业务,今年也有望为包钢股份带来新的利润增量。

  包钢股份5月18日公告,按照公司向北方稀土(600111,股吧)供应稀土精矿的价格和数量测算,2018年公司稀土业务预计可实现净利润20亿元以上。

  按照公司2017年稀土精矿已经实现13.36亿元的利润来看,年内能够看得到了新增利润在7亿左右。假设下半年钢价不出现大幅下降,年内包钢股份盈利能力将继续保持增长。

  只是,二级市场如何运行,不仅取决于公司自身经营,还掺杂了资金、热点轮动等多个变量,此次护盘能否如愿仍未可知。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责任编辑:admin)
分享按钮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