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研究报告 >

谭雅玲:突发因素助推 价格急剧变化

时间:2018-08-11 10:22来源:股市分析 作者:财经在线 点击:

  本周外汇市场美元指数上行突破96点水平,了结美元纠结不涨的局面,但未必是美元的本意和需求。一周美元指数从95.36点徘徊4日后周末达到96.31点,创下一年多的新高,美元升值0.9%,由此引起主要篮子货币全面随从贬值。其中欧元兑美元汇率跌破1.15美元,汇率区间从1.15-1.16美元的震荡跌向1.1408美元。英镑兑美元汇率从1.2941美元下跌到1.2768美元,英镑跌幅达到1.3%。但瑞郎兑美元汇率则维持0.99瑞郎的基本稳定,避险因素的稳定凸显。日元兑美元汇率在110-111日元之间错落,震荡不定凸显。加元兑美元汇率特随从从1.30加元下跌到1.31加元,窄幅震荡。澳元兑美元汇率在0.73-0.74美元徘徊之后下跌到0.72美元,被随从无奈。新西兰元兑美元汇率从0.67美元下跌到0.65美元,随从性显著。我国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从6.85元上升到6.84元,正如笔者分析预料,游资转场舒缓人民币贬值投机性是关键,土耳其重启被攻击目标是关键。

  当前外汇市场急剧变化指数的原因在于游资炒作性加大,但美元宗旨是很清晰的,未来趋势与方向选项尚未有根本的转变,前景仍有待观察,美元贬值铺垫技术是值得关注的重点。

  1、游资转场发威刺激性加大。一周衡量美股市场恐慌程度的CBOE波动指数(VIX)周五大涨19%,报13.41点,创一周来新高,其中影响因素多方面。第一本周道指累计下跌0.6%,标普500指数累计下跌0.3%,纳指累计收高0.4%。这其中的背景在于美元相对其他货币而言被视为避风港,追踪美元兑其他货币汇率表现的ICE美元指数(DXY)攀升至近一年新高。第二最大诱因在于土耳其里拉大幅下跌,撼动全球金融市场。尤其是欧洲央行发表了对土耳其表示担忧的研报,其认为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6月举行的快速投票中获胜后不断扩大权利,这使该国央行的独立性受到质疑。由此土耳其里拉兑美元汇率创历史新低。据FactSet数据,土耳其里拉本周下跌了13.3%,这使其今年至今的跌幅达到35%,美元指数避险意义刺激美元指数大涨,创近1年来新高。近期土耳其和美国的外交冲突持续恶化,这也是土耳其里拉暴跌的重要原因。鉴于土耳其里拉大幅下跌,美国总统特朗普周五早间宣布,美国将对土耳其钢铝征收的关税翻倍。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批准对进口自土耳其的钢铝加倍征收关税。由于土耳其拘留一名美国牧师引发的冲突升级,美国与土耳其关系恶化。针对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政府的举措还凸显了土耳其与美国之间的关系破裂,因为该两国未能通过谈判摆脱一系列冲突。两国以往的关系基于战略利益,但最近,叙利亚内战问题、土俄关系以及在北约内部的立场等因素主导了两国之间的关系。在特朗普发布推文后,土耳其里拉兑美元跌至纪录新低。加之土耳其统计局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7月土耳其通胀率达到了15.85%,创2003年以来的新高。土耳其对外贸易长期处于逆差状态,2017年贸易赤字达到768亿美元,占其对外贸易总额的近20%,GDP的9%,土耳其崩盘乃金融危机的风险急剧加大。第三俄罗斯股市动荡进一步加剧了全球股市的下跌压力。美国最近宣布制裁俄罗斯,并有可能在90日内实行第二波制裁措施,这令俄罗斯卢布与俄罗斯股市大幅下跌。特朗普政府对执行制裁措施的承诺仍然存在不确定性因素,在这种条件下,俄罗斯经济可能会遭遇更多困难。周四莫斯科市场中的卢布兑美元汇率一度下跌了5%,该国股市平均指数一度暴跌9%。最近几个交易日以来,美股市场投资者的情绪受到了长期持续并已出现明显激化迹象的中美贸易争端、大多强劲的企业财报与健康的经济背景等因素的综合影响。市场复杂因素与关联角度对汇市刺激加大,美元避险凸显美元地位与威力。

  2、美国通胀加大加息的刺激。一周最重要的数据是美国商务部报告显示,美国7月生产者价格指数(PPI)环比持平,预期增长0.2%,前值增长0.3%。7月PPI同比增长3.3%,预期3.4%,前值3.4%。加之美元资产的财报报表显示,整体而言美国上市公司财报表现稳健,业绩超出预期值的公司数量已达到2009年第三季度之后的最高值。因此,美国芝加哥联储银行行长查尔斯-埃文斯表示,如果未来通胀率继续处于2%,2.2%左右的水平,预计最高不会到2.5%,这意味着到2020年可能仅需要在略高于中性利率的水平上适度紧缩。预计2018年美联储还可能进一步加息一到两次,未来通过逐步调整政策,考虑到数据和经济都很强劲,预计通胀预期也会跟着升上来,估计未来可持续失业率水平在4.3%区域,因此3.9%是相当不错的失业率水平,可能比市场基准低一点。埃文斯表示,他估计的中性利率为2.75%。美联储加息预期被刺激加大美元反弹是诱因,但也有主观刻意主导策划未来走向的可能,毕竟美元贬值难以发挥是现实。美联储政策导向来自经济数据的支持加强,美联储加息预期依然稳定并可期待,美元借势铺垫未来贬值的需求,被迫升值技术指引和需求是关键,并非是加息预期刺激作用,政策与实际指标的配合极其老道与方向明确。

  3、关联因素不利推进比较显赫。一方面是澳大利亚本周议息会议后,澳大利亚央行连续第22次会议把利率维持在1.5%的创纪录低点,这符合市场预期。尤其是澳央行强调低利率水平为该国经济提供了支撑,市场预期澳大利亚今年或难以加息,但如果经济向好,可能不排除释放更多的紧缩信号。目前澳大利亚基准利率保持在1.50%的历史低点不变,随后当日澳元兑美元汇率小幅上涨。澳大利亚央行指出,政策不变与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是一致的,低利率将继续支持当地经济。此外,稳定的政策与通胀目标也保持一致,预计今年主要通胀水平将低于此前预期,2018年主要CPI水平将略低于1.75%;预计2019年或2020年的通胀率将高于目前的2.1%。澳大利亚央行行长洛维表示,此前较低的利率水平支持澳大利亚经济,这一趋势仍将延续。对于澳元汇率,澳央行此番措辞中性,表示澳元仍然处于过去几年的区间内。目前从利率期货市场来看,预计澳央行在2019年夏季之前加息的概率非常低,仅占不到10%。另一方面新西兰央行利率决议与澳央行此前连续按兵不动的立场不同,新西兰央行表示,其下一步可能不是加息就是降息。因为最近新西兰的CPI和就业数据黯淡,可能会影响利率政策的押注。尤其是欧洲市场,德国公布的经济数据显示该国6月制造业订单指数下降4%,这一数据从侧面印证了全球贸易纠纷正在严重制约欧元区贸易经济未来,并且阻碍欧洲企业投资,这或许是本周欧元贬值的内在基础与核心。

  预计美元升值将集聚短期贬值的空间与基础,经济与政策分歧的阻力或将转化为技术推进的空间与条件,但美元发挥的环境与氛围依然艰难。目前市场处于磨合周折阶段,而趋势与方向依然在美元意愿与宗旨控制之中。

  2018年8月11日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责任编辑:admin)
分享按钮
------分隔线----------------------------